公司新闻

12岁,吞50颗避孕药,妈妈冷眼旁观

当你成为别人身边的美好我才知,你是我这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。撰文 苏尘惜❤一直跟个刺猬似的,谁靠近就扎谁“哎,让一让啊,别挡住我。”“那桌子移一下,嘟嘟从那儿穿过去了。”“小子!终于逮到你了。”余清霜一边追一边嚷嚷,把教室弄得一塌糊涂。这余清霜追的还不是人,是一只仓鼠……她的存在简直让高一七班无语,刚开学就整这么出幺蛾子,也奠定了她实实在在怪胎的名号,毕竟谁上学还带宠物啊。然而余清霜被老师抓去教育之后,非但没有受到任何惩罚,反而得到了袒护。老师说余清霜带仓鼠是为了科普实验,她要做关于仓鼠的一些调查研究,所以允许她带仓鼠来学校。众所周知,学校里不能养宠物,余清霜非但没人管,甚至还有老师为她撑腰。后来也有人效仿余清霜带了只兔子,结果被华丽丽没收了。凭什么余清霜能带宠物,别人不行?这般差别待遇引得余清霜成了公愤,纷纷排挤余清霜,她成了班里头号公敌。可余清霜不在乎啊,一下课就拎起她的笼子出来,拿零食逗仓鼠。“嘟嘟啊,这次考试一定要保佑我考进前五,考进前五就给你换个更豪华的笼子。”嘟嘟那一双眼睛滴溜溜地望着她,仿佛能听懂她说话似的,余清霜看着眼前的小东西心里就开心。余清霜不喜欢交朋友,她更喜欢跟小动物交流,只要你真心相待,就会收获它们的回馈,而不是现实生活中,任何一段关系都可能瞬息万变。所以啊,她一点都不在乎被人排斥,被人嘲笑,做人啊!独善其身也不错。她愈是这般淡定,别人就越欺负她,特别是那个被老师没收兔子的程颢,简直把她当成死敌,想尽办法捉弄她,戳破她自行车的轮胎,弄丢她的试卷,甚至程颢还往她书桌里放昆虫。余清霜见那昆虫,娴熟地将它放在手心里捧了出来,给嘟嘟吃,一点都没被吓到。程颢看着这一幕,心里气得冒火,心里盘算着另外的主意。余清霜坦然面对所有恶意,也不恼,反正气不到她,那些捉弄她的人会更生气。直到那天,她发现嘟嘟失踪了,才气得整个人都暴躁地发脾气。“你们真无耻,居然对一只小仓鼠动手。”她近乎咆哮的声音,把所有人都震住了,谁也梦想到仓鼠嘟嘟会引起余清霜这么大的反应。程颢幽幽地说了一句:“还不快点去找,快下雨咯。”程颢那幸灾乐祸的模样,余清霜知道嘟嘟的失踪肯定跟她脱不了干系。但她没工夫跟程颢置气,箭步冲出教室找嘟嘟去了。她翻遍校园的各个角落,甚至连垃圾箱都不放过,还是没有找到。半小时之后,她打算放弃回教室的时候,却意外看见嘟嘟就被挂在离教学楼不远的一株梧桐树上。余清霜不会爬树,但为了嘟嘟她只能豁出去了,抱着树干想往上爬,爬两步滑了下来,再爬又掉下来,衣服上全是污渍,爬到脱力的她使劲地摇晃树干,可它却纹丝不动。这一天,在余清霜奇葩传记里是浓墨重彩的一笔,以前她只是班里的怪胎和奇葩,这会儿成了全校的了。如果不是顾深良,她不知道自己还会被围观多久。那时,顾深良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根六七米长的棍子,小心翼翼地将笼子挑下来,放在余清霜面前:“能不能淑女点,动不动就爬树,不是还有更好的方法吗?像傻瓜一样的。”顾深良一脸嫌弃。“要你管。”余清霜嘟囔嚷嚷一句,抱着笼子走了,一句感谢都没有。顾深良嘁了一声:“到底谁才是白眼狼”。待余清霜走远以后,他轻轻叹气,他实在想不通这余清霜到底经历过什么,一直跟个刺猬似的,谁靠近就扎谁,把所有人都当成敌人。如果说余清霜有朋友,那么也只能是顾深良。除了顾深良谁都受不了余清霜那怪脾气。说起他俩的相遇,其实有点惨不忍睹。❤忽然想听到明天他按响的门铃顾深良认识余清霜,是在暑假里。那时候顾深良路过一幢小别墅,瞧见余清霜在那儿翻墙。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有人敢行窃,他当即掏手机拍照,余清霜显然业务不熟练,那爬墙的表情扭曲得一塌糊涂,咔嚓,留下了罪证。只不过手机忘了调动静音模式,余清霜转过身发现了他在拍照,他迅疾把手机藏到身后:“大白天,你翻墙干嘛?”余清霜凌厉的眼神好似一道寒光,闪得顾深良说话都哆嗦了。“你不会以为我是小偷吧?”余清霜一脸嘲讽。“只有小偷才翻墙啊!我不能让你跑了”顾深良嘴犟,他怕余清霜下来报复他偷拍,就扯开嗓子喊:抓小偷,这里有小偷。”他这一嗓子把周边几幢屋子的人喊了出来。余清霜没想到他会忽然喊,被那一嗓子吓得直接摔了下来。“我说你瞎嚷嚷什么啊。我回我自己家要你管?”余清霜快被这个正义的路人给烦死了,好不容易才爬上去,这下子前功尽弃。更糟糕的是引来邻居们的围观,情势变得有些尴尬。顾深良指着她跟邻居们说:“就她,刚才还翻墙呢,肯定是小偷。”邻居们都是看着余清霜长大的,面对这样的指控哭笑不得,王叔笑得呛了好几声:“小子,你开什么国际玩笑,这是她家,怎么可能是小偷。”围观群众被顾深良弄得无语,纷纷各回各家,剩下他俩面面相觑。顾深良看到余清霜手臂和腿上的几处乌青,还有膝盖那儿磕伤的地方渗出血丝,心里生疼出些许内疚,要不是刚才自己鲁莽,也不至于发生这种事。他刚想开口道歉,她却已经下了逐客令:“怎么还不走,难不成还想再抓一次贼?”顾深良急忙摇晃双手,他指了指她手上的乌青:“你都这样了,还怎么爬啊?这墙这么高。”“不用你管。”余清霜一瘸一拐走向围墙,仰头看墙头的时候无奈地叹了口气。就在她打算攀爬的时候,顾深良拦住了,他说已经害她摔了一跤,总得做些事情补偿,于是他成了那个翻墙的人,进去以后再帮余清霜打开大门。偌大的一幢别墅,只住了余清霜一个人,那天她没带大门钥匙,只能爬墙进去开大门。顾深良劝她去看医生,查看有没有把骨头摔坏,要是有问题他一定负责。他的豪言壮语把余清霜逗笑了:“我爸妈都不愿意对我负责,你一路人,别说话说这么满。”但顾深良非赖着不走,说要等她把伤口处理好再走。余清霜没办法,娴熟地拿来药箱,三下五除二就把伤口处理好了。其实没有父母陪伴成长的日子,她习惯自己处理所有事情,她不喜欢有人靠近,更不习惯别人的关心。顾深良这个闯入者,却硬生生地打开了她与外界隔开的那道门。第二天顾深良来给余清霜送敷伤口的药膏,结果吃了闭门羹,但是他这个神经病,后来每次路过余清霜家门口,就会按一下门铃,看到窗户里余清霜略微愠怒的脸,他带着一脸贼笑跑了。那天他又按响了门铃,窗口没露出脑袋,再按!接连按了好多下!咣当,门开了,露出的是余清霜冷若冰霜的脸:“我说你是不是闲得慌,干嘛经常按门铃?”“就想跟你打声招呼,毕竟这么大一幢屋子一个人住,怪冷清的。”顾深良嘻嘻笑着,却再次被余清霜投来白眼。顾深良高高地扬起手臂跟她告别,骑着自行车远去。真烦啊!她在心里默默地唠叨了一句。可不得不说,从不对任何人抱有期待的她,忽然想听到明天他按响的门铃,看见那一脸贱贱的笑容。❤害怕别人突然的关心余清霜很清楚,人一旦有了期待和希望,就容易受伤,就像离婚的父母原先承诺过就算他们各自组建新的家庭,也会待她如从前。然而事实是,她成了多余的那个,父母能给她所有物质满足,却独独没有人愿意给她爱,就算只是一顿有温度的早餐,甚至是一杯有温度的牛奶。那天她迷迷糊糊地闻到有麦香的味道,她闻着香味走向厨房,看见母亲的背影,可是还不等她开口唤一声妈妈,整个人就昏昏沉沉地忽然坠落,天旋地转,只能听见门铃一直在响。原来还是一场梦,她脑袋昏沉沉的,费了好大的劲才拿到手机,一看已是中午时分。刚才梦境里的温暖如此真实,但更真实的是空荡荡的大屋子里,回荡着的门铃声。更讽刺的还是手机上来自母亲的短信,已经打款五千,让她查收生活费。呵呵,她宁愿只要一顿早饭啊。持续按门铃的,肯定是顾深良,因为手机里全是顾深良和班主任的未接来电。她按了回拨键,传来顾深良的咆哮:“怎么才接电话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?如果在家里的话就下来开个门,别一个人硬撑着。”此时的顾深良,就在楼下,他早上去上学的时候按了余清霜家的门铃,没看到余清霜以为她是先去学校了,可是学校里又看不见她才觉得事情不对,求着余清霜的班主任一起来家里探探情况,刚才按了十几分钟的门铃,班主任都快放弃了,可是顾深良知道,余清霜不是那种无故旷课的人,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,是她生病了。余清霜犹疑片刻,她从不希望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,就算之前病得再重也不曾向任何人求助,可是听着顾深良的声音,她却再也不想硬撑了。她开门后,看见的是顾深良和班主任,他们没想到她会虚弱成那个样子,摇摇晃晃连路都走不成,当即把她送去医院。医生说余清霜的急性肺炎很严重,很可能有生命危险,为什么家人没有发现?可这个问题,所有人都沉默了。顾深良从没见过她的家人,班主任虽然有她的家庭情况联系表,可上面父母的电话号码永远是忙音,就算打得通也没人愿意来照顾余清霜。对别人来说正常不过的家人,在余清霜这里是奢侈品。“明明爸妈都在,却活得像个孤儿,是不是很搞笑。”余清霜自嘲,“爸妈愿意给我很多的钱,却鲜少有时间来探望我,这样的家人,还能算家人吗?”“没事,我会陪着你。”顾深良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,“别多想了。”余清霜强忍着不让眼泪留下来,她不害怕病痛侵袭,她也不怕面对孤寂黑夜,她只害怕别人突然的关心,因为她不知道这样的关心能维持多久,是不是在某一天会忽然离去,毕竟连父母的关心都能消失殆尽,还有什么可以恒久?她带嘟嘟去学校,只因为放在家里没人照顾,她不想嘟嘟像自己那么可怜,只能随身带着。老师们也都知道余清霜家里的情况,自然没人苛责,不是给予特权,只是善意的怜悯。余清霜蜷缩在病床一角,看到顾深良嘴角动了动,大抵是想安慰他,可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,只是静静地守在病床边。看着这个一直包容自己的少年,她忽然有些动容,她一而再地无视和驱逐,都没把他赶跑,反而愈加对她好。“谢谢。”她轻声说。❤学会跟这个世界握手言和余清霜痊愈以后,性子变了很多,不再无端傲娇冷漠,偶尔还会帮助别人。因为在医院的时候,顾深良总是叨叨:“你不能一直当刺猬,你得学会跟这个世界握手言和啊,你对这世界怀抱有多少善意,这世界就会回馈你多少温柔。”她不知道顾深良这锅心灵鸡汤是从哪里找来的,若是平时她在书上看见肯定嫌这鸡汤酸,可是从顾深良的嘴里说出来,仿佛有着一种魔力,她也想试着改变,看看变得温和一点,会变成什么样子。只不过班上的人都习惯她冷漠高傲,忽然之间的变化让那些人措手不及,她好几次主动与人交流,想要加入到别人的圈子,或者去帮助别人,都被他们用一种见鬼了的表情给挡了回来,甚至觉得她忽然变得这般好是别有用心。顾深良听闻之后,笑得直不起腰:“看来你李莫愁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。噢,不对,应该是鬼见愁。”“去你的鬼见愁,能不能盼我点好啊!”余清霜不得不承认,其实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作的,要是自己之前不那么讨人厌,现在的处境些许会稍微好一点,此时此刻,仿佛脑门上就贴着八个字:怪胎奇葩,请勿靠近。如果不是程颢那件事情的发生,怪胎奇葩这标签怕是这辈子都摘不下来了。高二开学,程颢一个星期都没来上学。程颢家出了大事,父母在建筑事故中双双丧生,现在家里乱成了一锅粥,他根本没心思上学,甚至有程颢的朋友透露,悲伤过度的程颢甚至想随父母一起离去,幸亏抢救及时人是救回来了,可现在情绪还不稳定。当初程颢欺负她的时候,那可是精力充沛啊,还他把嘟嘟的笼子挂树杈呢。余清霜应该讨厌他的啊,可当她听到他的遭遇,心里却无比难受。因为她知道,身边没有至亲至爱的人,有多难受。在她记忆里有一段永远抹不去的瞬间,妈妈和继父生了儿子,她不过是抱起来摇了摇,就被她母亲抢了过去:“你要把弟弟摇成脑震荡吗?还是想弄死他?”母亲那犀利的眼神,埋怨的口气,她一刻都不会忘记,跟着妈妈进入新的家庭开始,她就一直是多余,弟弟的出生,她彻底成了不被喜欢的存在。那天晚上,她偷偷拿了妈妈床头柜的安眠药,全部吃下,她以为可以就此与这个世界告别,可是并没有,吃下药之后,她完全没有任何昏迷的感觉,于是她想到了自残,只是自残的时候被继父发现,送往医院紧急就医,当她天真地问护士,为什么吃下那么多安眠药都没有用,到底吃多少有用。护士姐姐被她吓哭了,报告医生,这才发现她食用了大量的避孕药,进行洗胃抢救,那次洗胃,她一生都不会忘记,那种钻心的痛和难受,她忽然很害怕死去,自己明明那么害怕死亡,如果她没有吃错药,也许真的就见阎王了,她好怕。可是比死亡更可怕的,却是亲妈的一句话:“戏做得真足。”她彻底心冷了,那之后,她主动提出要求,独立出去住,带个保姆就行,继父担心她会出事,可是她知道,如果跟亲妈生活在一起,只会更加痛苦,她宁愿一个人住。那一年,她十二岁,当别人都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,她要一个陌生的保姆阿姨住在一栋冷清的别墅,春节的时候,她听着外面所有欢庆团聚的声音,她都只能在被窝里哭,银行卡里不断增长的数值并不能给她带来任何快乐。而且保姆阿姨只陪了她一年,离开的时候她还说:“小霜啊,阿姨不能陪你了,对不起。”就连保姆阿姨都心疼她,父母却是近在咫尺,远在天边。她去找程颢的时候原以为会被赶出来,谁知程颢来开门的时候,只是慵懒地问了一句,你怎么来了?眼神里略微有些惊讶,却并没有驱逐她。“只是来看看你。”余清霜让语气尽量显得轻松些。“你是想来看我有多狼狈吧?以前我可没少欺负你。”程颢虽然嘴上不友好,但他已经端了一杯热水过来给余清霜,“如果你是老师派来说服我回去上学的,那就算了,没钱,也没心情。”“是啊,当初我被爸妈赶出来的时候也挺没心情的,你是爸妈去世了,我是有爸有妈却活得像孤儿,家长会没人来,病了没人管,饿了只能自己烧……”她也不管程颢愿不愿意听,把自己那些悲伤的往事都说了一通,末了她莞尔一笑:“那你看我现在,是不是挺好的,所以没什么熬不过去的。”程颢哑然,他一直以为余清霜是那种傲娇不懂人情的富家小姐,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些背后的故事。他犹疑地问:“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“因为我懂你的悲伤有多难熬。”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余清霜真把悲伤边缘的程颢给拯救回来了,甚至借钱给程颢度过困难期。昔日的死对头变成关系不错的朋友,全班哗然,不过,余清霜的处境也在悄然发生变化,那些围绕她的流言和恶意渐渐没了踪影。大家都看到了余清霜的改变,也都尝试着去接受她。正如顾深良所说,与这世界握手言和才是正确的方式,反正她帮了程颢以后,那些围绕她的流言和恶意自动消散。顾深良你看啊,我已经变了呢。❤她不想成为被忽略的那一个人余清霜这么努力改变,是不希望顾深良有一天会讨厌她。有一次闲聊的时候她随意问了一句,你会喜欢哪种姑娘呢?顾深良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:“当然是温柔善良那种,就像我家佩珊那种,绝对不是像你一样还能从墙上掉下来的。”虽然是玩笑的回应,却深深地刻在余清霜的脑海,还有他经常对她说的那句吐槽:能不能淑女点噢。是啊,她任性,她傲娇,她当然比不上顾深良的青梅许佩珊。顾深良评价任何一个女生都会拿许佩珊做衡量。许佩珊就住在顾深良家附近,从小玩到大,不过两人上了不同的高中,只有周末,顾深良大部分时间都会去找许佩珊。有几次他硬拽着余清霜一起去,许佩珊就表现出过不悦的情绪,余清霜也不想自讨没趣后来就都拒绝,她不想成为被忽略的那一个人。那天当她看到许佩珊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,惊得眼珠子都瞪圆了。“你要找顾深良吧?他们班好像没有下课,教室在三楼。”她也不能装作不认识,只能随意打了个招呼,谁知许佩珊却挽住余清霜的手臂:“我是来找你的,上次深良说你认识几个国画老师,我最近正准备艺考,能帮我介绍一下吗?” 对于忽如其来的亲昵动作,她有些发懵,许佩珊似乎一直以来都对她带着点敌意,这唱的是哪一出啊?一口一个深良,宣誓主权?余清霜是一点都不懂许佩珊要干嘛,可假若她断然拒绝,许佩珊不是会去顾深良面前告状?就在余清霜脑子一片混乱的时候,顾深良忽然从身后拍了一下她俩的肩膀:“呦,什么风把我们的许大小姐吹来了?”“不是你说清霜认识几个出名的国画老师吗?这不想借用你小女友的资源。”“什么小女友,别乱说,我和小霜的关系那可是比西湖的水还清啊。”顾深良一听许佩珊的言辞,刷得一下脸都红了。他那么着急撇清他俩的关系,大概是不想许佩珊误会吧。余清霜当时只觉得脑袋一黑,她一刻都不想多待,她只想快点走。尽管身后顾深良一个劲地叫她的名字,可她也不想回头,她不想看见顾深良和许佩珊在一起的画面。可是就算余清霜把国画老师联系方式给了许佩珊,她还是没有消停,继续以各种方式出现在他俩面前。就连程颢都看出了余清霜的尴尬:“那个总来找你和顾深良的女生,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?装出一副跟你很熟的样子,眼神里却是提防你的心思。”程颢这观察人的本事也是一等一,余清霜没有辩解。就连旁人都看得出许佩珊的那些举动奇怪,可顾深良却觉得,他最好的两个伙伴关系能这么好是皆大欢喜的事,见她沉默,程颢又问了她一句:“你是不是喜欢顾深良?”她还是不说话。“男生的反射弧有点长,如果要告白的话还是趁早,不然……”程颢没有继续说下去,那些不好的结果他不希望发生,他只希望这个曾经给过他温暖的女生,能有一个美好结局。❤她终究是那个迟到的人余清霜以为,许佩珊频繁地出现,是不想她和顾深良太过接近,以免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她万万没想到,许佩珊从头到尾的奇怪举动,都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,只为给她下套。那天他们仨说好一起去看电影,顾深良说他晚点到,让许佩珊先去余清霜家的小别墅等。许佩珊对余清霜的小仓鼠嘟嘟特别留意,总是逗它,还拿着它在园子里溜,刚开始余清霜也没在意,可是后来她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许佩珊却是拿着嘟嘟在手心玩儿,嘟嘟向来怕生,在许佩珊的手心挣扎着。“她害怕,你给它放笼子里吧。”余清霜尽量平和地说。可许佩珊仿佛没听见她讲话似的,把仓鼠从一只手心抛向另一只手心,余清霜看着那一幕吓得整个心吓得整颗心都提了起来,可是等她跑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许佩珊再次变戏法似的抛掷仓鼠,只是这次没有前面那么幸运,嘟嘟瞬间落地。然而与嘟嘟同时落地的还有许佩珊,嗷的尖叫了一声。余清霜被许佩珊气得拿起笼子就砸过去,当然只是砸到她身旁,她只是想发泄愤怒而已。也是那个时候,顾深良刚好赶到,听到尖叫声直接摔了自行车冲了进来,看见倒地捂着后脑勺的许佩珊,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她面前将她扶起: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?”“我刚逗嘟嘟呢,清霜忽然就怒气冲冲地过来。”像是早已准备好的台词,从许佩珊嘴里顺溜地说出。余清霜全部的心思都在嘟嘟身上,也顾不得许佩珊的胡说八道,她唯一的想法就是送嘟嘟去看宠物医生,检查身体。“清霜,你看佩珊都被你伤成啥样了,还有心思管你的宠物?”顾深良黑着一张脸,质问余清霜。“我伤的?呵呵,到底刚才是谁做了亏心事,自己心里清楚。”“我真是看错你了。”顾深良将病弱潺潺的许佩珊扶起,那凌厉的眼神让余清霜仿佛入了零下几十度的冰窖,看错?或许从来就没觉得她对过吧。许佩珊经过她时,嘴角有一丝笑容,直到这一刻,她才真正明白,许佩珊所有的靠近和亲昵都是为了这最后这一击,将余清霜完整地剥离顾深良的世界才是目的。她不知道许佩珊那天的精彩“演出”到底是临时起意还是策划已久,她只知道许佩珊的演出很成功,成功到她看不到一点破绽,让她在顾深良面前累积的良好印象尽数摧毁。让余清霜庆幸的是,嘟嘟身体无大碍,这就够了。她的难过程颢全都看在眼里,程颢劝她拿着家里的监控去找顾深良解释,毕竟从监控里,能看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,也能看见余清霜其实根本就没有撞到许佩珊。但是余清霜却只是冷笑着说了一句:“这次信我又如何,那下一次呢?下下次呢?”其实事情发生那天,她已经心灰意冷,顾深良从头到尾只要求她向许佩珊道歉,却从未问过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,也不曾对嘟嘟有半分关心。在顾深良的感情里面,她终究是那个迟到的人。“可是我说过,男生的反射弧比较长……”程颢还想安慰她,余清霜却不想再听下去,双手交叉让他别再继续说话了,“介意借我个肩膀吗?”程颢拍了拍,说了句随意。如果说余清霜在学会做一个温柔的姑娘,最大的收获是什么,大抵就是收获了程颢这枚男闺蜜。❤白驹过隙,当你成为别人身边的美好正如程颢所言,男生的反射弧的确很长。那是高考毕业后,顾深良偶然看到余清霜的QQ说说上写着一条:如果我的出现只是累赘,那我愿意悄无声息地离开,他才觉得不对劲。那条说说发表在一个月前,就是争执发生的那个时候。然而那个QQ,余清霜再也没有上线过,她所有的联系方式,都联系不到人,他跑去余清霜的那间小别墅按门铃,一直一直都没有人反应,邻居告诉他余清霜搬家了,他也不信,他就每天来按门铃,就像他们初识那会儿,阳光正好,他一按门铃,她就会钻出脑袋,仿佛就在昨日。直到她真正离去,他才知余清霜在他心里有多重要。只是他按了很多天,直到从小别墅里钻出一个陌生的脑袋告诉他,这里住了新的人,他才相信余清霜是真的不住那儿了,而且他也知道余清霜是真的生气了,才会选择不告而别。那些日子许佩珊看顾深良消瘦得有些可怕,不忍心他再折磨自己,坦承了当日发生的一切,她才是导致那天矛盾发生的引火线。可知道真相又如何,顾深良清楚记得当日他对余清霜那令人寒心的态度,是谁都无法原谅被信任的人误解吧。他怪不了别人,许佩珊充其量只不过是点燃了矛盾的小火苗,是他让大火燎原,将他们之前的一切都烧成了灰烬。很久以后,他们都已经大学毕业进入社会,他才再一次看见余清霜,在电视上,作为大型公益活动机构的主管,她接受采访。那张熟悉的面孔,微笑地接过话筒,举止尽显优雅,分明被岁月雕刻成了最美好的模样。“为什么想要做公益事业呢?”主持人问她。“以前我也曾度过灰暗时期,那个时候整个人脾气变得特别暴躁,十足一个怪胎,要不是有人陪我度过那段日子,估计现在的我会是另一幅模样。所以我也希望尽我所能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,也是他告诉我,你对这世界怀抱有多少善意,这世界就会回馈你多少温柔。”顾深良听到这句话,整个人都懵了,余清霜口中的那个人,真真切切说的是他。他当机立断,拿起手机想找电视台的朋友打听这次节目具体情况。可是镜头一扫,他看到了程颢的身影,还有他手上戴着和余清霜一模一样的戒指。他颓然放下手机,自嘲地笑了笑。白驹过隙,当你成为别人身边的美好,我才知,你是我这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。【完】苏尘惜,就是个写字滴小葩,资深杂志撰稿人,有点执拗,最大愿望是写尽世间百态有笔就能生花。 公众号:苏尘惜(hisuchenxi) 作者夏半月,矛盾摩羯女,一半理性一半感性,笃信靠双手可以找到我欲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